浅格子的心灵家园
  • 用户名: 浅格子
  • 所在地区:未知
  • 性别:未知
  • 年代:未知
  • 生肖:未知
  • 关注他 给他留言

留言板

 
  • 随想杂谈:享受心灵的宁静

    2013-07-30 11:40 | 阅读(343)

    很偶然的一天,他点开了大学同窗好友亚楠的博客,翻阅着那些照片和文字,他惊讶地发现多年杳无音信的亚楠,选择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种生活方式——年仅45岁的亚楠,居然辞掉了公职,赋闲在家。

    亚楠没做过官,也没经过商,似乎没有任何发财的经历,至今仍住着建筑面积只有55平方米的平房,他的妻子也只是海南省五指山下一个小镇上的小学老师,收入并不高。但他似乎对自己的选择非常满意,从亚楠博客里的那些阳光灿烂的照片,和那些快乐洋溢的文字里面,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他无以掩饰的幸福。

    怀着一探究竟的好奇,他拨通了亚楠的电话,亚楠爽朗地笑声立刻传过来:“这么做的目的非常简单,我只想享受一下心灵的宁静。”

    “享受心灵的宁静?你是在学栖居于瓦登湖畔的美国思想家梭罗吗?”我困惑不已。

    “我不是想学谁,只是想让45岁以后的生命,更轻松一些,更自由一些。”接下来,他给我讲了促使他毅然做出这样抉择的一个小故事。

    那年秋天,亚楠见到了从加拿大多伦多回国探亲的小学同桌。特别喜欢音乐的同桌,在事业刚刚有了一些成绩时,便突然宣布退休,不再登台演出。每天,只是在家中弹弹琴,听听音乐,或者到山林里走走,听听潺潺的溪水和欢快的鸟鸣,或者干脆就躺在一块大石板上,久久凝望蓝天上那一朵朵飘动的白云。那份超然物外的轻松和自如,让他真切地感受到,只有那一刻,身体和灵魂才真正地属于自己,而不是被欲望奴役着,不是被忙碌牵扯着。

    亚楠问同桌是不是拥有了很多钱财后,才选择了那样一种生活方式。同桌告诉他:其实,一个人要享受心灵的宁静,并不需要多少物质基础。只需淡化了物欲的渴求,让自己的生活简单一些,再简单一些,跟上灵魂的脚步,而不是去盲目地追逐欲望。

    同桌的一席话,让原本在县城里做公务员的亚楠,不禁转头打量起自己的生活:每天陷入各种杂七杂八的琐碎事务中,看各种脸色行事,劳心劳力地平衡着各种似乎永远也无法平衡的关系,表面一团和气,实际暗中一直在纠缠着、争斗着,只为那显而易见的一点儿名利。这样没意思地熬下去,就是熬到退休,顶多也不过是官位升一点儿,钱多赚一点儿。可是,自己的心灵,何时才能享受到同桌所言的那种心灵的宁静呢?

    几经踌躇,亚楠便在人们的一片惊奇中,卖掉了县城里的房子,在镇边买了几间小平房。开始过起了“城市里的田园生活”。

    他在屋前种花,屋后栽树,还养了一群鸡。每日清晨,他会在那只芦花鸡清脆的叫声中醒来,顺着那通往乡间田野的土路散步,小草上的露珠打湿了腿脚,一朵无名的小花,会让他蹲下身来,细细地嗅出其间弥漫的泥土的味道。阳光升起的时候,他就坐在树下,捧一本书,慢慢地翻阅。困了,便依靠在那张捡来的别人淘汰的破旧沙发上,美美地打一个盹儿。

    看到新奇的情景,比如一只忙碌的蚂蚁,一片茂盛的庄稼,他就会欣喜地按动像素不高的老相机。有了感想,他会抓起笔来,在随手捡起的一张纸上写写画画,再敲进电脑,贴进博客。没想到,在机关里一直写头疼的八股文似的材料的他,居然写出了许多读者喜欢的文字,他的博客点击量飞快地飚升,有热情的网友,还将他的文章推荐给报刊,竟接二连三地发表了,甚至有一家出版社主动向他约稿。但他一口回绝了:“我的写作,只是记录心灵的颤动,从不为了发表。”

    他不禁由衷地羡慕起亚楠的生活——那才是真正的洒脱:不为欲牵,不为物役,只听从心灵的召唤。

    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够像亚楠和他的小学同桌那样,抛却周围喧嚣的诱惑,一身轻松地走入旷野,看看那些自由的飞鸟,听听那些天籁,只是欣赏,什么都不为着,不是一种姿态,而是一种本真的自然。就像童年时,独自站在农家的小院里,仰望繁星点点的夜空,一任思绪飞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