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太炎和朱镜宙的遇鬼经历
发布时间:2013-03-09  |  类别:佛教文化  |  打印

分享


◎章太炎(1869-1936),民主革命家、思想家、朴学大师



◎朱镜宙(1889~1985),曾任新加坡《国民日报》总编、二十六军经理处处长、陕西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厅长等要职,颇有政绩。


阎王「生死簿」真实存在


谚语说,「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」,这两句话很有道理,而且是事实。


一九五三年,我初接触佛法时,好友叶会西先生看到我研究佛学,有一天  他来告诉我,他有位同乡对佛学有很深的造诣,问我愿不愿意认识他,可以向他请教。我很乐意,於是他就为我介绍认识朱镜宙老居士。


老居士当时已经七十岁,我才二十六岁,他把我当作小朋友看待。他创办「台湾印经处」,当时台湾的经书非常缺乏,全省印经、流通佛书只有三家。在台北就是老 居士办的印经处不定期出书,台中有瑞成书局,和台南的庆芳书局。佛书的种类、数量都很少,所以经书相当不容易得到。 朱老居士对我非常爱护,凡是台湾印经处出版的书,他都送给我一本。我对他非常感谢,也常向他请教。以後我辞去工作,老居士为我介绍认识忏云法师与李炳南老 居士。这是我学佛的一段很深的因缘。


老居士常跟我们讲因果报应的故事,而这些故事都是真实的,是他自己亲身经历的。他是学财经的(财政经济),抗战期间曾经任职西康的税务主管,抗战胜利後曾 任浙江财政厅长,是一位德学俱优的长者。 他告诉我,一九三一年他在一家银行任经理,通常闲暇时,总有几位朋友打打牌、聊聊天,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阴差的,也就是晚上到阴曹地府上班的。他说,这是 真的,一点也不假!他的职位并不高,好像是负责传递公文,替苏州都城隍当差。在世间,苏州是个县,上海是特别市;但是在阴间,苏州城隍称为「都城隍」,好 像省长(省主席)一样,而上海的城隍只是个县官,归苏州都城堭管辖。我们讲的城隍还有分大小,都城隍管辖一个省。


他 说,有一天上海城隍庙送来一批「生死簿」,呈报苏州都城隍,是他接收的,他好奇的翻开来看看是那些人,结果令他大惑不解,其中名字多是五、六个字的。第二 天他和朱老聊天闲谈时,就把这件事说出来;当时每个人都想不出原因。中国人的名字最多四个字(复姓的),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多,还有五、六个字的,他们怎么 想也想不通。


三个月之後,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,日本兵在上海发动战争,我国军民奋 勇抵抗。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,以前上海送来的那一批生死簿,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。从这里就晓得「生死有命」,即使战争阵亡的人,三个月前, 名册已经送到苏州都城隍那里了。这就说明一般认为战争中横死的,其实也是命中注定的;死在什么时候、什么地方,皆是注定的,确实是「一饮一啄莫非前定」。 命里不该死的,枪林弹雨之中也没事;命里该死的,甚至於流弹也会把他打死。这些都是事实。


岳飞在鬼道当鬼王


朱老居士又讲了一桩事,发生於清朝末年(一九一一年初)。当时他住在家乡(浙江温州),邻村有一位举人,是个独生子,家境也不错,所以中举之後他没有作官,在家中侍奉父母。此人很孝顺,地方上对他都很尊敬。


 有一天他午睡时,忽然有人喊门,他就起来了(实际上他是作梦,但是梦中境界太清楚了,不像一般作梦迷迷糊糊地,与真实的境界完全一样)。当他开门之後,看 到两位差人牵著马,手中拿著一封信,问他此地有没有这个人。他一看信封上是自己的名字,便说,这就是我!当差的一听很高兴,说我们大将军请你去谈谈。他一 想不对,自己一生与官场没有交往,尤其与武官更没有往来,於是他说是不是搞错了,也许是同名同姓的。这两位差役不由分说,既然名字没错,你就跟我们去一 趟,於是拉拉扯扯请他上马,他也无法拒绝。


上马之後,他感觉马不是在地上跑,像在空中 飞行。不多久到了一个地方,有很多人在那里交头接耳,好像在讨论什么,似乎是很重要的大事;於是他向旁边的人打听大将军是谁,人家告诉他说是岳飞。他一 听,觉得不好了,岳飞是宋朝人,他找我,我岂不是死了?他非常恐惧,说这不行,我家里父母年岁已大,太太还年轻,孩子年纪很小,我决不能死!不久岳飞升 殿,见到他很欢喜,慕名已久,知道他是孝子,道德、文章都很好,特别聘请他入幕府,担任幕僚工作。岳飞是国人敬仰的民族英雄,他此时确是受宠若惊。他向岳 飞报告说,家中尚有老小,不能离开。岳飞说,我不是现在就要你来,我们正在筹画北伐金兵,大约六个月後才徵召你,目前你还可以回去处理後事。他是个读书 人,想想人终归一死,若死後能追随民族英雄岳飞也很不错,所以就答应了。再由带他来的两个小鬼送他回家,他就梦醒了!於是他告诉父母家人,说什么时候要 死。他的父亲一听,说他年纪轻轻怎么说鬼话?他说不是的,这个梦不是普通的梦,境界跟真的完全一样,不能把它当作一般的梦境看待,因此就准备办後事。


半 年之後,约定的期限到了,他就跟父亲讲自己要走了。此事传遍乡里,朱居士也听说了,感到很好奇,这位年轻的举人,又没生病,看他怎么走法。走的那一天,很 多亲戚朋友都到他家,他也接待宾客,跟大家辞行。时候将至,他躺在床上,他的父亲很不高兴的在房里骂,「我只有这一个儿子,你走了,我孤苦零丁,还有妻子 儿女如之奈何……」。时候到了,他就跟父亲讲,接我的人来了(其他人看不见),他们已经在门口了。最後他劝父亲,人终归一死,而我死後,你们知道我追随岳 大将军,也是难得的事;并且这种事也得罪不得,如果敬酒不吃,吃罚酒,更没有意思,不如让我走好了。最後,他父亲叹了口气说,好吧,你走吧!这句话才说 完,他就断气了,也就是他父亲同意,他就走了。


这桩事大约过了半年,武昌起义(一九一 一年十月十日),革命军推翻满清。朱老和他们才晓得世间还没打仗,半年前,鬼道已经先发动北伐金人;金人就是满清。这桩事是他亲眼见到的,好好的人,一点 事也没有,说走就走,证明确实有鬼道。朱老居士以後学佛才晓得岳飞还在鬼道当鬼王,由於他一念嗔心未断,虽然尽忠报国,还落到鬼道作鬼王。所以,学佛之後 就晓得因果可畏,不能生天,不能脱离六道轮回,去作鬼王了。


章太炎是东岳大帝的判官


朱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,章太炎是民国初年的国学大师,在文坛上很负盛名。那时袁世凯当权,他的岳丈因为得罪袁世凯而入狱。怎么得罪的?他说袁世凯不值得 我骂,就是不肯骂袁世凯;这话传到袁世凯耳里,袁世凯很生气,就把章太炎关进监牢里。总也没有什么大罪名,於是关了一个多月便放出来。


出狱未久,有一天晚上睡觉,梦见两个小鬼抬著一顶轿子,说东岳大帝请他,他就上了轿。这两个小鬼像飞行一样,没多久就到了东岳大帝那儿。


中国大陆有五岳,东岳管五个省(江苏的都城隍只管一个省),可见这是大鬼王。东岳大帝聘请他作判官,地位好比现在的秘书长。但是他是活人,於是请他晚上上 班,天亮时就送他回来。每天都去上班,所以他知道很多阴曹地府的事,没事就跟朋友们聊天,谈谈昨天晚上办了些什么事。他说中国、外国都有阴间,但是阴间的 言语相通,没有隔阂,生活状况跟人间差不多。但是不见阳光,天永远是灰蒙蒙的,好像永远是阴天浓雾的样子。


他 当东岳大帝的判官,地位很高,有待遇,也有饮食,但没有用处;因为他是活人。有一次他忽然想到,地狱里的炮烙刑法太残忍,可不可以废除?东岳大帝听了笑 笑,就叫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看。走了一段路,小鬼就指给他看,他却看不到。他是学佛的,於是恍然大悟,地狱乃贪嗔变化所现,就如《地藏经》所说的,如 果不是受罪的人、不是菩萨,即使地狱在你面前也见不到。他才晓得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,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,而是由自己业力变现出来的,閰罗王也无可奈 何。一个多月以後,他用黄纸写一份辞呈,然後把它烧掉,果然从此以後那两个小鬼不再来接他了。


虽然朱老的老岳丈信佛,学佛也很有成就,作判官这桩事,他知道得很详细,但是那时他的信心生不起来,好像听故事一样,并不以为然。


老 居士讲自己学佛的因缘是在抗战期间,就是他主管西康四川两省税务的时候。有一天晚上,他跟几个朋友打麻将,夜很深了才散去,大约是夜晚一、两点钟,回家要 走一段好几里长的路。抗战期间,马路上很远才有一盏路灯,而且灯泡大概只有二十烛光,不像现在这么明亮。走在他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女子,他也没在意,他们走 了相当长的时间,忽然之间他想起,深更半夜怎么会有单身女子走在路上。这么一想,立刻寒毛直竖,一身冷汗,仔细一看前面这个人,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,吓死 他了!这决不是幻觉,因为他们一同走了很长的时间,决不是眼花。因为是自己亲眼见到、亲身经历的,从此才相信佛教。过去听到那么多事,他还不以为然;这一 次吓得一身冷汗,才回头看看佛书,才进入佛门。


朱老居士学佛的因缘说明,佛经里讲的六 道鬼神之事是千真万确的事实,就跟《地藏经》上讲的一样。这些事在笔记小说里记载很多,而他为我们说出亲身经历,亲眼所见的事实,启发我们学佛的信心。老 居士对我一直非常关怀,他往生十一年了;我们若能记住老人家往年的一席话,也算是对老居士的永远怀念。

上一篇: 杀父养怨以母为妻
下一篇: 佛陀画传

更多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