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kdir() [function.mkdir]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home/webbase/eelove/app/modules/default/controllers/TreeController.php on line 204

Warning: file_put_contents(/home/webbase/eelove/app/cache/tree/story/0/219.html) [function.file-put-contents]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home/webbase/eelove/app/modules/default/controllers/TreeController.php on line 231
中国泉州郭庆泉家族家谱-无尽的爱 家谱

家族故事

    <<当前是第一篇 | 当前是最后一篇>>
  • 民族融合---汾阳龙山郭氏回族佛教小考

    注:转自《汾阳龙山谱》副主编郭民富的博客,

          泉港区山腰龙山郭氏系汾阳衍派,1986年经惠安县人民政府确认后恢复回族。
      
      一般认为,回族伊斯兰有三个特征,一是安葬用石墓,二是图腾崇拜为云月,三是宗教信仰为伊斯兰教。由于历史变迁,经历了土改、城区开发之后,沧海桑田,龙山的地形地貌已发生巨变。加之文化意识淡漠,抢救措施不力,辖区内的祖坟因迁移而破坏殆尽。即便如此,在龙山郭氏可考文物资料中,尚留有石墓,云月的印记,但却没有宗教信仰的痕迹。
      
      一、 历史上,曾经有“石墓”安葬,乃至形成“石棺林”的景观。
      
      《汾阳龙山谱》记载,龙山郭氏系汾阳郡王郭子仪公的直系后裔。开基祖德仪公为避光启之乱,于唐末从河南光州固始随王绪入闽,后卜居于惠邑东北鄙,因姓名村为上郭。
      
      据《汾阳龙山谱·卷三·牌主名录》可知,上郭氏(今龙山村,包括前郭、刘厝头两个自然村。)历史上有“石墓”安葬的记载,摘录如下:
      
      前世祖德仪 “葬塔山之东,石墓,坐乾向巽”。
      
      五世祖尚纪 “葬塔山塔堂东,石墓”。
      
      九世祖伯端 “生当宋季,葬刘厝大路后仑,石墓,坐巽向乾”。
      
      十一世次房彦伦 “于大明永乐四年,葬西林郭仑山西,石墓”。
      
      十二世长房思德 “葬塘山,石墓,坐寅向申”。
      
      十六世仕文 “葬西林头,石墓,坐乙向辛”。
      
      十七世次房懋章 “葬塔山南,石墓,坐癸向丁”。
      
      十七世尔原 “葬后卢坑北乾山,石墓”。
      
      十八世必远 “崇祯癸酉六年,葬打石窟,石墓边”。
      
      以上记载表明,龙山郭氏先祖用“石墓”安葬自开基祖德仪公开始,其时间为“唐末光启元年”(890年)以后。最后记载是明朝崇祯六年(1633年)。其间有743年的“石墓”安葬历史。
      
      更令人惊讶的是,在泉港区三个回族村——郭厝村、柳亭村和龙山村的交界处(现在中心工业区建达大厦后),原属刘厝头郭氏耕种的一片土地,当地农民称之为“石棺林”。“石棺”是回族伊斯兰墓葬的特征,而“林”在闽南语地名上代表“成片,较为集中的区域”。显然,“石棺林”曾是一处较为集中的回民伊斯兰墓群。
      
      笔者认为,文献记载“石墓”和“石棺林”的地名一起出现在这片回族聚居的地方,绝非偶然。
      
      二、明代的墓志铭上刻有阿拉伯的标志——云月。
      
      2007年9月18日,龙山郭氏后裔觅得两方墓志铭,系明代进士郭良公家族的志铭。铭文分别由明代进士庄朝宾和许成楚撰文,内容丰富,非常珍贵。其中一方墓志铭的铭盖上,镌刻着一个美丽的图案。
      
      这个图案,典籍上称作“云月”。据《泉州回族历史概述》载:(回民)石墓顶层一般作尖拱形状,正面浮雕“云月”—— 卷云托月,此为阿拉伯的标志。……“卷云托月”的图案,即中间一轮圆月,两侧对称两朵卷起的彩云。
      
      相传,穆斯林回族的祖先大都来自阿拉伯和伊朗,其地处沙漠,白天天气非常炎热,于是人们盼望燥热的太阳快点下山,慈祥的月亮快点出现。渐渐地,出现了月亮崇拜。后来,穆斯林回族把“卷云托月”的图案刻在先人的墓上,祈祷先人在地母和月娘的抚慰下灵魂能够清静安宁,并希望先祖的灵魂像月娘一样,庇荫后人。
      
      龙山上年纪的老人们,都很熟悉这个图案,他们很顺口,很朴素的称为“月亮云”。据年逾八旬的焕文老人回忆,旧时二房厝尾的祖坟的墓碑上也镌刻有卷云托月的图标。
      
      这个阿拉伯的标志——云月,被龙山郭氏亲切地称为“月亮云”,并在明朝时刻入墓志铭,更有力地证明龙山郭氏“祖回民”。
      
      三、龙山郭氏信仰的是佛教,而非伊斯兰教。
      
      汾阳龙山郭氏是回族,其宗教信仰却是佛教,而非信仰伊斯兰教。
      
      首先,据《汾阳龙山谱·卷三·牌主名录》记载:自开基祖德仪公以降,于第十一世分析为三房。
      
      长房:彦中,讳阿;
      
      次房:彦伦,讳弥;
      
      三房:彦立,讳陀。
      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三个人的“讳”连下来读,是“阿弥陀”。倘有老四出生,其讳会不会是“佛”,从而构成一句响亮的佛号“阿弥陀佛”。这是碰巧,还是寓有深意,从命名者的修养稍作管窥。
      
      龙山郭氏的九世祖伯端公,是位饱学诗书的儒士。谱载:“九世祖伯端公,生当宋季也,以诗书教子。”“以诗书教子”表明这是个“书香门第”。伯端公给两个儿子起名为“德贤,德厚”,明显带有浓厚的儒家思想色彩。而“十世祖德贤、德厚”两兄弟,生逢乱世,仍“传诗礼之风”。那么,这两代人给彦中、彦伦、彦立三兄弟起名定讳,自然是深思熟虑,寄寓深远的。这个命名现象一定不是偶然,更不是巧合,一个响亮的佛颂足以证明这是个信仰佛教的家族。
      
      再者,上郭氏先祖的另一处安葬地是村庄背后所倚靠的塔山,塔山是戴云山余脉,之所以名为“塔山”,既可见其高耸气势,也证明山上曾经有“塔”。《明·上郭郭氏家谱》有载:
      
      前世祖德仪 “葬塔山之东”。
      
      五世祖尚纪 “葬塔山塔堂东”。
      
      塔山之上曾建有华林院。据明嘉靖《惠安县志》载:“华林院于唐会宗(841-846年)倒废,天复三年(903年)里人胡罕复之。华林院旁有“塔”,“塔堂”,都是佛教的标志性建筑。因此,安息于塔山的龙山郭氏先祖,他们与佛教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。
      
      龙山郭氏既是汾阳衍派又是回族成分,既是回族却又信仰佛教。这一个颇为独特的民族文化现象,留下了回汉两族文化相融合的痕迹。从某种意义上,体现了郭氏先祖在动荡迁徙中既坚持和固守,又机变和适应的顽强不息的生命意志。
      
      
      回族是惠安的主要少数民族。根据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的数据,惠安县有少数民族33161人,以回族为多,有25633人。这些回族人口中,以郭氏回族占绝大部分。从其分布地域看,有三大地区;惠东南的东园镇及百崎回族乡,有11464人;惠西的黄塘镇,有1436人;惠北的山腰乡和后龙乡,有9783人。三个聚居地的郭氏回族,其族谱上记载的祖先入闽及入惠的时间也各异,从此却反映了历史上汉回交往的事实。
      
      
       三地区的回族,皆称其祖为唐代郭子仪。 惠东南:以百崎为主,祖为郭子仪的第六子郭暖,其后裔迁居浙江杭州富阳县。元时有郭德广,授宣慰使之职,来泉督糈,居住在泉州。郭德广的孙子郭仲远,于明洪武九年(1376年)率妻、子来惠安,居于二十三都白崎铺(今百崎回族乡),安家创业,繁衍生息。 惠北:以郭厝为主,始祖为郭子仪。但有两种说法:一种说开基郭厝的郭霖的十世祖郭射与开基白奇的郭泰(郭仲远)的六世祖郭礼是同胞兄弟;另一种说郭厝的祖先为郭子仪的第八子郭映,但此仅传说而已。根据第一种说法,其入闽始祖为郭质,从河南固始下来,“至侍郎恂公梁开平间(907~911年)挈赟质二子访问仙迹,因家仙游大蜚山下,邑治之北地名郭宅宫是也,……伯子赟公折居泉州高桂坊,仲子质公由大蜚迁碧溪之上旗山之下居焉”(《郭氏族谱》)。郭质的二十世孙郭延年,于南宋绍兴十二年(1142年)入惠,二十六世孙郭霖,于南宋景定五年(1264年)开族郭厝。 惠西:以前郭为主,祖为郭子仪的长子郭曜。据其族谱云:入闽始祖“嵩公,忠武公曾孙,曜公次子胤也。字惟大,官光禄大夫,配夫人吴氏,生三子,长贽、次赘,三贵。唐懿宗咸通间(860~873年),从闽部节度使王审知从弟银青光禄大夫摄福州长乐令王想,奉忠武公香火入闽,因家长乐芝山下,地名郭坑,子孙世居”。其入前郭的“始祖朏公,嵩公八世孙,字景初,又字复初,文学该贯,大宋元丰八年会试,名登龙榜,钦点士林,官内阁秘书丞”。(前郭《郭氏族谱》)在谱中又说明“余上年修仁里私谱,得汝祥公名亮禁约字,有回我祖由宋开基之句。……今欲修辑世系,而族谱久失,上世祖宗名号皆无可考,故以朏公为我前郭始祖云”。 上引三段族谱的记载,三地区的郭氏族人,都称远祖为郭子仪,此为其共同点。我们从其宗祠的对联中也可看出。白奇宗祠:“祖汾阳,派富阳,族螺阳,三阳开泰;原晋水,分法水,聚奇水,万水朝宗。”郭厝宗祠:“系起汾阳世代源流由固始,支汾荻水故家文献壮莲山。”前郭宗祠:“派衍汾阳簪缨世代光门第,宗兴犀里蘋藻春秋展孝思。” 不同点,即其入闽及入惠的时间各异。最早者,为黄塘前郭的郭氏族人,入闽祖为郭嵩,于公元860~873年间入闽;入前郭始祖为郭朏,于宋元丰八年(1085年)登第,则其入前郭应在1085年前了。其次者,为后龙郭厝郭氏族人,入闽祖郭质,于907~911年间入闽,至郭延年于1142年入惠,郭霖于1264年开族郭厝。其实,郭延年应是入郭厝之祖,自郭延年至郭霖,皆单丁过代,郭霖生有四子,遂开族繁衍。最迟者,为百崎郭氏族人。入闽祖郭德广,于元末入闽,居于泉州;至其孙郭仲远,公元1376年入居百崎。 通过以上的比较,从时间及世系(即一百年四世或五世)看,前郭郭氏族人的世系较符合于历史及情理。但观三地的郭氏族人都承认为回族,故对此就不必展开讨论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从史料上看,前郭的郭氏回族,与汉族的关系最为密切。现在的郭氏回族,还自豪地宣称,其祖郭朏、郭郊,是宋代的进士。基于此,可以肯定地说,宋代的前郭郭氏族人,尚非回族。 前郭的郭氏大宗祠里,有一副对联,颇为显赫:“一堂三进士,历代四朝官”。此“三进士”,其族谱的“历代科名”中有列出:“宋元丰进士官内阁秘书丞始祖讳朏公,宋崇宁进士官部郎始祖讳郊公,宋淳熙进士官工部员外郎先世祖讳洙公”。“四朝官”族谱中载有:初祖西周太原郡主虢叔,启祖唐汾阳王郭子仪,入闽始祖唐光禄大夫郭嵩,前郭始祖宋秘书丞郭朏,宋工部员外郎郭洙,明吏部郎中郭碧峰。 族谱里较详细地介绍了“三进士”:“始祖朏公,嵩公八世孙,字景初,又字复初,文学该贯,大宋元丰八年会试,名登龙榜,钦点士林,官内阁秘书丞。郊公,朏公从弟也,大宋崇宁二年,学古有获,中式进士四十六名,点入部属。洙公,朏公曾孙也,沉潜经史,晦明无间,大宋淳熙十一年中式进士三十二名,官工部员外郎。”(前郭《郭氏族谱》) 《惠安县志》的记载,也可互为印证。在“宋·进士”里,有: “元丰八年,郭朏,字景初,前郭人,问学该贯,仕止秘书丞,所著有《汾阳集》;崇宁三年,郭郊,朏从弟;淳熙十一年,郭洙,朏孙。”(明嘉靖《惠安县志》卷十二,选举) 前郭郭氏族人自云宋代开基,又称郭朏为前郭祖,说明居于前郭非元丰八年。可以这样说,在郭朏之前,前郭就有郭氏族人了。由于族谱散失,就找较显赫的人为始祖,这也是修族谱的一个通病。在族谱中,很明确地说:“至朏公昆弟,发迹科名,曾孙洙公,亦登蕊榜,故当时论人物分都,邑中推以为首。今欲修辑世系,而族谱久失,上世祖宗名号皆无可考,故以朏公为我前郭始祖云”。 郭朏为郭嵩的八世孙,郭嵩入闽为860~873年间,郭朏登第为1085年,郭郊登第为1103年,从时间上推之,郭嵩入闽距郭朏登第210年左右,每世大约23年,郭洙登第距郭朏登第99年,郭洙为郭朏的曾孙,每世大约25年。这些都与历史的发展相吻合。 据此,宋代的前郭郭氏族人,纯属汉族无疑。况且,即使是处于时称东方第一大港的泉州所辖的惠安县,在宋代,也未有回族形成。前郭郭氏族人之成为回族,即是长期以来汉、回融化的结果。   
      
       黄塘前郭郭氏族人在入居前郭后,逐渐分居到邻近的村庄。他们奉郭碧峰为一世祖。郭碧峰乃郭洙的八世孙,系明朝人。《郭氏族谱》云:“碧峰公,讳承恩,生卒葬莫详。公系明洪武间之弟子员,补食廪饩,以岳家提拔,任南京宣教司,升吏部郎中。永乐时挈眷往南京,惟长子宗曜、次子硕颀守庐墓,其余子女俱随往焉。后诸子在京,亦诸受职,各自分支建族。前时谱志甚详,迨明季世,屡遭兵燹,族谱亦尽遗之,故今日仅闻父老流传,述其大略而已。”郭碧峰的后裔,分支于附近的许田、崎坑、下厝、后山、霞埔、田墘、仁里、上厅、前吴等处。在历史上,他们与百崎郭氏有来往,并逐渐融化。 在《郭氏族谱》里,有这方面的记载: 霞埔:十六世南场,出承白奇本宗。 后厝:十六世坝公,出承白奇本宗。 上厅:十六世南三、南四,俱承白奇本家。 前吴:十六世南礼,出承白奇本宗。 从族谱得知,郭碧峰为明洪武年间人,其生活于公元1368~1398年左右。以一百年四世计,其之第十六世,即1768~1798年左右,值清乾隆年间。从此,可以看出在清代,黄塘郭氏汉族与百崎郭氏回族有来往,认同宗,而且是比较密切的,这也为以后的两地郭氏族人往来,打下基础。 逮至二十世纪三、四十年代,百崎郭氏由于人口发展快,地少人多,有部分人就向外迁移,黄塘前郭一带的郭氏族人,在历史上与百崎郭氏族人有交往,正好是投靠的好去处。因此,就有一些百崎郭氏族人到黄塘前郭、许田投亲。而作为宗亲,也被收留下来,逐渐繁衍。(见惠安县人民政府文件惠政[85]309号:《关于恢复散居在东园、张坂、螺阳、黄塘乡郭姓群众成份的决定》)这些迁居黄塘的百崎郭氏族人,一方面因同姓的缘故,认本家的祖先有名望的人为己祖。一方面又把自己传统的东西保存下来,如对猪肉和猪油遵循着“生吃死不吃”的原则,逢年过节到百崎参加祭祀祖先的活动,给子女命名按百崎郭氏的字韵等等。 另一方面,原有的前郭、许田的郭氏汉族,因同姓的缘故,且历史上有来往,并不视这些外来的人为异族,亲切地接纳了他们,共同生活,共同生产;几十年来的友好相处,似乎也分不清汉、回的差别。当1985年民政部门恢复这些从百崎迁来的郭氏族人为回族成份时,其余的郭氏族人并没有一种非汉族不妥的感觉,也要求为回族,接受了成为回族的事实,从心理上承受了作为回族的感情。
      
       罗列了郭氏回族奉汉族郭子仪为祖的史实,虽然有一种在大汉族主义的包围圈中,少数民族为了自己的生存,采取托附于汉族名人贵胄的感觉;但从另一个侧面,却反映了少数民族接受汉族的文化,汉回同化的现象。同姓而非同民族的两支郭氏族人,历史上认亲互往、互相接纳,甚至郭氏回族认移居地的郭氏汉族的祖先为已祖先,而原居地的郭氏汉族却认移居来的郭氏回族为同宗,并愿意改变自己的民族成份,申请成为回族,同样也是汉回同化的一种具体表现。 因此,从人们的心理状态看,往往朝有利于本民族生活、生存的方向去努力。基于此点,再看黄塘前郭郭氏族人之间的关系变化,对于郭氏回族奉郭子仪为祖,就不会感到奇怪了。留给我们思考的是:为何两个祖籍地相距那么远,一在南一在北的百崎、后龙两支郭氏回族,其均称同为一个祖先?
      
      融入儒佛文化为主体的中华民族,需要千千万万有智慧的中华好儿女去努力,这样才能上忠于国家,下团结各兄弟民族。记住,你们生在中国、长在中国,一切归功于中国母亲。把一切归功给上帝或真主的人是该反省了。
      
      以国际歌结束本文:
      
      从来就没有真主和上帝。要创造人类的幸福,全靠我们自己!